社群信息
      社群信息
  • 圈主:admin
  • 粉丝:3 人
  • 人气:561 关注度
      联系方式
  • 电话:0755652122
  • 地址:佛山中山八路103号
鄱阳这位令人怀念的老县委书记,你还记得吗?
2019-03-26 17:19:20 2084
  • 收藏


    傲霜斗雪一劲松 

    ——纪念江潜龙同志

    严光钧

    1984年江潜龙抗洪胜利后沿湖检查工作

    2019年3月12日,天气阴沉,春雨欲滴。江潜龙同志遗体告别仪式,在鄱阳殡仪馆的哀乐声中悲切地举行。上午8时前,本县众多的同事早早入场;随之南昌、上饶等地的老友亦专程赶来;多位耄耋之辈,步履蹒跚、病病恹恹地拄着拐杖或由亲人搀扶进场。此情此景,甚为感人。啊!江老在人民心中多有份量。这让与其至交近七十个春秋的老朽,浮想联翩,夜不能寐,硬要将心扉一吐为快。

    江潜龙同志1990年在县人大主任位上荣退,至今已30个年头了。俗话说:“人一走,茶就凉。”为什么江老退了这么多年,其茶还是热的呢?我深思了多日,认为这就是他从政、为人低调、平易、廉朴的可贵品德,产生的人格魅力!

    1976年江潜龙和参与珠湖堵口的学生在一起

    ——功高不居,闻过即改。江老从1955年起担任鄱阳县检察长,县法院院长,县委常委,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县委书记,县人大主任等要职近40年。在这期间,他为鄱阳的政治稳定、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特别是修建珠湖联圩、军民水库等大型水利工程,他总是和农民一道苦战于冰天雪地之中。受益的广大农民,无不记住他的名字。但是听了赞誉之声,江老却说:“成绩归功于党,过失归咎于己。”为此,他时时戒骄戒躁,听取群众批评,及时纠正工作失误。江老担任县长初年,县珠湖水产场被人偷炸了不少鲜鱼。有几位农民来到县政府,当江老的面怒斥“政府失职”。他不但当面感谢批评,还立即带工作组实地整改。处分失职人员,制止了类似事件发生。

    ——倡导廉朴,行重于言。1980年12月,江老履任县长伊始,便着手打造廉洁政府。其主要方法是言出行随,正人先正已。当时刚从县委机关分出来办公的县政府,旧房颇为拥挤,不少同志建议重建新衙。江老与四位副县长商议,说明本县财力薄弱,政府一定要带头过紧日子。取得共识后,大家因陋就简,挤居斗室——县长、副县长每人一间小房办公兼做卧室。当江老从县委宽大的套间搬到政府狭窄的小间之时,一位“笔杆子”便以《官越当越大,房越住越小》为题写出赞文,投寄省报。尽管江老竭力阻止发表,报社调查属实还是刊登了。当时鄱阳的吃喝风抬头,招待费骤增,江老决心刹住此风。在县城办事,他不到基层用餐;下到乡镇,人马未到,先行通知:不用烟酒,只食蔬菜,照规付费。外地来客,凡系自己的亲朋好友、老领导同事,一律到自家吃“农家乐”,以杜绝“私客公请”。有一天中午,我到县长家请示工作,碰见原地委常委、副专员等七八位客人,围坐在江家圆桌边觥筹交错。这时,我不禁对言行一致的江老肃然起敬。社会就业问题,是政府面临的难题。江老着眼于帮扶广大青年,尤其倾向于特困户,而对于亲友,乃至自家他都紧关后门。江老有5男1女,当时在本县谋事的仅大儿子一人,且为一般工作人员。老四医大毕业,却在家待业。廉生信,信生威。江老部署工作,轻轻一讲,下面便认真完成任务。

    ——尊上重下,形成合力。江老善于团结同事,团结群众。其主要方法是尊重人,理解人,谅解人,帮助人。他不仅尊重上级,支持上级的工作,而且同样尊重同级和下级,乃至普通的老百姓,他也视其与自己一样有同等人权的人,决不对他们昂首挺胸、颐指气使。若是有谁误解了他,说了有损于他的话,甚至诬告了他,他也不以怨报怨,以牙还牙,而是以德报怨,以理服人,使其自己受到良心的谴责而幡然悔悟。江老当县长时,高度尊重书记的领导,双方关系融洽如鱼水;当书记时,他理解县长难当,充分尊重政府依法行政的权力,与他共事的县长,总是敬佩地说:“书记是大度的好班长。”这样党政拧成一股绳,各项工作均创佳绩。

        ——重保晚节,余热增辉。1989年初,年近6旬的江老即将退休,地委领导想让他在地区政协担任一下副职,以便退休时享受副厅待遇。但当领导表露这番好意时,江老立即予以谢绝。他说:“我本是一介农民,承党的栽培至此高位,已心满意足,感恩不尽。”之后,县里有关领导,也想照顾一下这位忠贞的长者。他们认为江老是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革命的,只不过因当年填错了表而减少了工龄,若是请哪位老同志写个证明,仍是可以办离休的。事实不少同志就是如此办的。“好心人”的建议,满以为可得到江老的默认,谁知一出口就遭到他的反对。他说:“我一生都不做假事,最后还能毁晚节吗?”翌年,江老如实地办理了退休手续,不几年,经过工改,他的工资由原全县最高,一下子落为科级之后,许多新老领导都为之鸣不平,但江老仍是乐呵呵的说:“有这多钱生活绰绰有余!”

    退休后,江老入住儿子的房屋。恼人的是四座坟墓堵在大门口,既不雅观,又很吓人。但是厚道的江老在此居住了十几年。2003年春节前夕,新书记登门看望老书记,见此情景,十分尴尬,当即表示要拿钱迁坟。但是书记一开口,江老却连说了三个“不必”“我住惯了,不必扰民。”这个故事传到坟主的后人,他们每年来祭祖时,无不诚心地向江老表示敬意。

    作者与江潜龙(右)

    退休之后,江老夫妇过上了平民生活,他们在自家门口的山坡上开垦了两三分荒地,种上了各种蔬菜,不但自给自足,还分送亲友和邻居。江老每天黎明即起,打扫附近的道路,人们每天走上这清洁之路,都要向他表示敬意。江老的平凡和平和,引来草根们的亲近,他们不时到江家聊聊天。有时遇到什么揪心事,也要来找他诉说一番。一个冬日的早晨,常来串门的中年女子王小妹突然哭哭啼啼的登门向江老说:“我大叔被政法办的人打成重伤,卧床不起,请老书记帮忙申诉。”江老一听,人命关天,非同小可。他立即穿上大衣,带好棉帽,跟随王氏步行到了其叔叔家。江老坐在62岁的老汉床边,听他诉说:“前天早晨,我在湖边捡垃圾,发现塘里丢弃了一个空保险柜,想必是窃贼偷了财物后抛弃的罪证。为了帮助破案,我就将柜子捞起送到政法办。本想立功受奖,却反被以“贼喊捉贼”打得遍体鳞伤。”老人无妻无子,住房破旧,家徒四壁。见此穷鳏,江老十分同情。他找来几位村民了解老人。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他“老实巴交,从不作歹”。这时,江老叫上王小妹,同他去政法办,找到昨日对小妹申诉不理不睬的主任。严肃提出要求:请你亲自进行调查,若是冤案,必须治好损伤,赔偿损失,处理责任人。主任见江老义正辞严,连说:“好、好、好……一切照办。”果然,他们当天就送老人住院,并派一专人照料,支付医药费,另加赔偿损失1000元。打人者系临时工当即辞退。一个月后,老人出院来到了江家,他带来了20个鸡蛋,以表感激之情。江老见了,忙说:“不必不必,你身体弱要营养,拿回去。” 见老汉衣着破烂,江老还叫妻子找出自己只穿过一水的两套卡机制服相赠,让老汉从内心连说了三声“老干部真好!”

    进入新世纪后,退休干部增多,医疗费用紧缺,报销比例降低,引起老人们的不满。但是这时医保局却发现了一件奇事:江老退休后不但对报医药费没有提过意见,还没报过一分钱医药费(为时29年)。人们非常纳闷:他年纪这么大,就没有生过一次病?何况很多人都知道江老担任县检察长时,执法刚正不阿,依法严惩过不少罪犯,有些人对他怀恨在心,乘“文革”造反之机,将他关押殴打,以致满身重伤,几乎丧命。为解开谜团,我多次登门与江老谈心。开始几次,他“无可奉告”;被我多缠几次,才告知我真情。他说:“我是当过县长的人,深知穷家难当呀!全县上万名离退休干部,正进入“三高期”,该要多少医药费?我老了不能为党效力,克己为政府分点忧也应该吧!”我:“听说你在‘文革’中受了重伤,难道好了吗?”“啊……”江老长叹了一声说:“这种伤哪能好,一变天就发痛,用什么药也治不好。再说,到了年纪的人,不是这里不舒服,就是那里有毛病。你要耽着它,县里找不出原因,到省,到上海、北京都可以去呀!那该受多少罪,花多少钱,都这样国家承受得起吗?”“那您近30年就没有治过一次病啊?”我问“怎能不治病呢,真正凶了,就到药店买些止痛胶贴贴,搞些止痛药吃吃,咬紧牙关还是可以挨过去的。”说着他又哼了一声,看其行,听其言,我突然感到他比我高了三尺,我要仰起脸来,才能看见他的慈眉善目。但不幸的是,今年3月初江老跌了一跤,造成股骨骨折,卧床不起,引发多种疾病。这时在亲人的再三劝说下,江老才来到县人民医院住院。当病情危急,子女要将其转省医院时,江老坚决拒绝。到最后,连在县医院抢救,他也叫停。他说:“我已90岁了,这病治不好就不要治了。不要浪费有限的医疗资源,留着治疗其他的人。”江老呀!临终您还是想到国家,想到他人!

    行文到此,我想起了陶铸的散文《松树的风格》。文曰:“松树遍身是宝全部都无私奉献给了人类”“要求于人的甚少,给予人甚多”“松树的风格,也就是共产主义的风格。”品格高尚的江潜龙,不正像芝山岭上那棵不畏风摧、雨打、雪压,常年巍然挺立,造福桑梓的劲松嘛!


    (作者严光钧,1935年生,1951年入伍,1953年入党,江西省杂文学会会员、鄱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。)

    ▍来源:鄱阳人大



    上一页:五代守艺人:中国非遗脱胎漆器丁国坤大师 下一页:负债44万元劈开山路,鄱阳“愚公”入围“中国好人榜”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